混吃等死型搞笑选手。

作为出生于罗生门河岸,在花街最底层长大的孩子,谢花梅并非不懂得游女屋中的事情,毕竟最低等的流莺只需要三百文,与武士在深巷内便能以地为铺、草草了事。

不过就算是知道如何去做,谢花梅也从未亲身经历过,毕竟谁都知道她的兄长——常以凶暴手段收债,导致欠债者重伤的妓夫太郎。就算她年纪轻轻便拥有着如此美貌,也不会有人轻易敢用强硬手段迫使她雌伏身下。虽然经常无法吃饱穿暖,但是能够说得上被宠溺着长大的谢花梅,也不会随意去找人做这种事情。

于是谢花梅对着自己的哥哥提出了想要尝试做爱的要求,而刚完成讨债任务的妓夫太郎,他还未来得及擦拭清洗掉手上的血渍,听到谢花梅开口时,还在猜测她是否又有了想要的精致发簪或是涂抹于唇上的口脂,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和自己上床。没有握紧的镰刀从手中坠落掉在脚边,只差一点就能够将他的腿划伤,但妓夫太郎很显然已经愣住了,根本不会在意那些疼痛。

出于兄长的本能他第一反应便是想要拒绝,他怎么敢去玷污心目中只应该在高枝上才会盛放的白梅,更何况她哪怕如今逐渐张开、发育姣好,也不过才十二岁——可是妓夫太郎在对上谢花梅那期待的视线时,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全都咽了回来。

他做不到去拒绝自己溺爱、纵容了十数年的谢花梅。

于是妓夫太郎选择了逃避。平日的相处里,他尽量避开两人之间的肢体接触,就算是睡觉时也会躲到相反的角落里缩着。可谢花梅不肯放过他,若是睡前、睡醒见他不在,必定是要缠上去的。

就这样你追我赶的过了一段时间后的某日,妓夫太郎从老板娘手里提前拿到酬劳,买下了许久前谢花梅想要的发簪回家时。却看见家里突然多出了陌生的男人,那脏污的手正在急切的想要脱去谢花梅上身衣物。站在门口的妓夫太郎早已被无以言状的愤怒冲昏了头,他丢掉镰刀,任由器具落地发出铛啷声响,攥紧拳头走上前去,拽着武士的发髻便使劲往后扯,不顾对方的挣扎摁着往地上砸。而谢花梅早就预料到了会是这种结果,反而是极其冷静的坐在旁边,像是正在看一出好戏。她也不整理衣服,就那样任由自己半露着,谢花梅微扬下颚,半阖着眼去看妓夫太郎生气的模样,一时间只觉得好笑。

“我说过了吧?哥哥不和我做的话,还有不知道多少选择。光是凭借着这张皮相,满大街都是想要跟我睡的男人……哥哥为什么要生气?明明是你先拒绝了我的请求,应该生气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?不要像得不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了,哥哥。”

谢花梅故意露出自己脖颈上的吻痕,用轻佻的语气说着风凉话,妓夫太郎被她的态度惹得愈发生气,但是又不愿意在妹妹面前杀人,让这窥视谢花梅的杂种的血污了她的眼。妓夫太郎迫使自己恢复了些许理智,转身就拽着失去意识的男人往外走,而谢花梅在他身后毫不掩饰威胁的挥手道:“哥哥忙完早点回来喔,小梅还在等着呢!而已要是晚了的话,说不定家里又会来一个大麻烦。”